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    祁煜貌似有很嚴重的分離焦慮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我去隔壁市出差一周時得出來的最后結論。

              飯點要打視頻陪著睡覺的時候要打視頻陪著,平時的間隙還有大量的消息轟炸。他好像總覺得不夠心安,好像總覺得我會再一次離他遠去再讓他找不到蹤跡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也樂意慣著他,每回任務后都記得報地點報行蹤報個平安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畢竟我答應過他的,不會讓他等我太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獵人行動總會有突發情況,比如剛剛我就被陶桃強行從睡夢中撈起來出緊急任務,直到坐上車才清醒了幾分。我剛打算給祁煜發個信息告訴他出任務的通知,卻發現手機因為太過著急忙慌出門而忘記揣在手上。我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一旁的沈星回,借用了他的手機給祁煜撥了個電話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電話那頭沒接,估摸著可能是在午休,我草草給他留了個出緊急任務的訊息就把手機還給了沈星回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過會的戰斗速戰速決了再去和他負荊請罪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揉了揉因為睡眠不足而突突跳著的太陽穴,這么想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惜這次的流浪體并沒有如我的愿,一波又一波的流浪體蜂擁而至,不斷的清剿使我的眼前泛黑,一時不察被敵人在臉頰處擦出一道劃痕。我別過手用手背蹭了一下傷口,血腥氣和痛疼勝過了生理保護機制帶來的暈眩,握住槍把的手又緊了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下回去可不好和祁煜解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嘆了口氣強撐著繼續投入戰局。又是十個小時過去,這場大規模的流浪體清剿行動才算告一段落,我收回手里的槍往回收隊,還是覺得有些不適,匆匆和蔣楠打了報告準備提前離隊回酒店。蔣楠批準了我的請求,點著沈星回的名字讓他護送我安全回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直至坐到了車上,剛剛因為戰斗而緊繃著的神經才堪堪放松了兩分。困意涌了上來,我窩在副駕上叮囑沈星回到地把我叫醒后閉上了眼,迷迷糊糊間好像聽見沈星回和誰通了電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她睡著了……一會我會把她帶回房間好好歇一會的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“怎么了?”我強撐開眼皮看向沈星回,他與電話那頭似乎已經聊完了準備收線掛電話,聽到我的問話聲只是順手遞給我件外套披身上:“沒事,睡吧,到了我再叫你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還是好困,意識沉淪拉扯,我只當這場談話是楠姐打來確定我的情況的,于是偏著頭尋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又睡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被沈星回拍醒的時候車已經到了酒店的地下車庫,我草草道了謝拒絕了他把我送上樓的想法,拎著自己的裝備就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去給祁煜報個平安好好解釋一下再睡吧……唔不過這么晚了,祁煜會睡了嗎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電梯“?!钡囊宦暤竭_了目的地,我慢悠悠的刷卡進門,卻突然被人按在門板上。熟悉的海風氣息裹挾帶著些許酒精的味道席卷而來。我幾乎是一秒認出了味道的主人,剛提起的神經又放松下來,我任由他胡作非為的在我的唇上肆意啃咬?!霸趺春蛡€小狗似的?!蔽野矒嵝悦嗣铎系暮竽X勺,看他親夠之后退開一段距離只是盯著我有些發亮的眼睛,摟住了他的腰又湊過去親親他的嘴角,“怎么突然來這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祁煜不說話,只是又湊了上來索吻。我沒答應,臉微微往后退了退,摟住腰的手也松開了點。祁煜皺著眉頭有些不滿,自己伸手環住我的脖子拉近了距離,眼神莫名帶著點氣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離開我去養別的小魚嗎?”他盯著我,目光死死的一分都未曾錯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問題來的莫名其妙,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卻也記得順著哄他?!跋拐f呢,我們小魚天下獨一條,去哪都再找不到比這更好的?!蔽彝凶∷麆倓偙P上腰的兩條腿往床邊走,“所以天下最最好的小魚能不能讓你的保鏢小姐先去洗個澡呢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祁煜松了手算是默認,人乖乖的窩在床邊,我又摸了摸他的腦袋,給他拿了被子裹起來后,轉身去行李箱拿了自己的換洗衣服,進了浴室開始給浴缸放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熱氣彌漫,浴缸的水漸漸到了水位線,祁煜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摸了進來,穿著衣服就入了浴缸。他伸手扯過我的手腕把我拽進浴缸,又翻身把我壓在下方坐在我的腰上,臉微向下傾斜湊近了些我。距離很近,近的我可以看得清楚他臉上細小的絨毛,他就這么低下頭舔了下我臉上那道傷口,討好似的問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要我嗎?”

            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美国男人操曰本女人的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