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醒醒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?

              我費力睜開了眼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陽光立刻刺入我的眼睛,一個男性在上方看著地上的我,他的臉被陰影遮住大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什么啊,你是…”我嘟囔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男性慢慢站了起來,看樣子他的腿有些蹲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說:“不拉我一把嗎?躺地上有點冷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然后因為起來的太快頭暈想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看樣子他是打算讓我先在地上躺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要就這么居高臨下的看著我嗎,三皇子大人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還沒來得及回憶,我就突然想起了面前這個沒有皇族氣質的男人是三皇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又來了,我真的在顧慮你的身體,別用這種陰陽怪氣的語氣和我說話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吧,里拉爾大人,躺草地上真的有點冷,能不能慢慢的輕輕的柔和的把我扶起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又慢慢蹲下,然后伸手托住我的背,慢慢把我扶成坐姿。我清醒了點,此刻我正身處學院后花園角落那塊草地上,除了我和里拉爾幾乎沒人會來這里,因此,這個幾乎讓我看膩了的小角落,是我們兩個為數不多能安心待著的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里拉爾看我不說話,像往常一樣擔任起打破沉默的角色:“下次睡覺別再隨便往草上一倒了......身上會蹭到土,小心蟲子鉆你頭發里面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沒睡著......我只是昏迷了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他反而被我面無表情的陳述嚇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,昏迷后醒來也能這么冷靜的......除了你我真沒見過別人了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“畢竟是預想中的結果?!蔽艺砥鹱约河行﹣y的頭發,“而且也不在最壞那檔啊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三皇子立刻一臉不知所措了,真有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說你,把自己的身體好好當回事吧,總是一副下一秒猝死也無所謂的樣子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要是回答“本來就無所謂”,里拉爾又要開始漫長的安全教育了,像個啰嗦老太婆,明明與達到目的相比,我的身體確實是無足輕重?;蛟S下次直接說“我知道了”,就能避免這種對話的發生,我嘆了口氣,對我來說,想改變直來直往的說話方式太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又突然開始胡思亂想了,我可不希望你為了別人滿意才改變自己,生命安全這件事是不一樣的。不管是因為什么,我都希望你重視自己,而不是為了讓我放心嘴上應付我,這很重要。還有,別說什么沒人在乎你,至少我很在乎?!?br/>
              這家伙......心意我領了,但是最后那句話,旁人聽了完全是愛的話語吧?

            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美国男人操曰本女人的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