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心流文學>穿越小說>玩弄高傲(重口) > 十三:瓶子X/搗弄乙狀結腸/電擊筆
              秦淮在心里算了下,已經第三天了,祁天連這個人的惡劣程度每天都在刷新秦淮的認知,短短幾天各種道具和玩弄手法層出不窮,哪怕是秦淮都有些受不住了。特別是每次秦淮反抗的過于強烈之時,總會受到更加惡劣的玩弄,幾次下來,秦淮只能默默地忍受著這非人的刺激,在心底祈禱秦瀾和秦滄趕緊來就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奇怪的是僅限于道具玩弄和手指玩弄,祁天連從未對秦淮有過其他身體上的深入交流,要不是被祁天連抱在懷里時,秦淮能明顯感覺到他勃起的陰莖,都要懷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隱疾,從感覺來看祁天連的陰莖肯定不小硬度也強,顯然不是不行,都硬成那樣還坐懷不亂,這人的忍耐力也真是可拍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三天秦淮也再沒見過除祁天連之外的其他人,連清洗和進食都是祁天連親力親為的,過程當然少不了各種惡劣的小手段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之前的幾天玩弄秦淮都是昏睡狀態被帶到刑室的,今天卻是在清醒狀態下被祁天連直接抱到了臥室對門的一間房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房間不大,只有各種道具刑架在冷白的燈光下泛著森然的硬質感,再沒有其他家具之類的,整間屋子顯得有些空曠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淮被放在了中間造型奇特,僅由幾根金屬管組成的類似椅子的刑具上,驟然離開溫暖的懷抱接觸冰涼的鋼管,秦淮冷不丁打了個寒顫,雪白的皮膚上泛起小小的疙瘩。

              椅子被調高到離地一米多的距離,秦淮白著臉掙扎了幾下,卻被祁天連一巴掌扇在了雪白的胸脯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雙腿被分開成“︿”分別搭在前邊的鋼管上,從膝蓋處用皮扣和鋼管扣緊固定住,雙臂分開一字型,手腕同樣用皮扣固定在身后的鋼管上,要不是整個屁股都處于懸空狀態,到可以看成是坐在椅子上挺直脊背的姿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在祁天連又調整了一下角度,使刑架微微傾斜之后,秦淮便成為了依靠著椅子斜坐的姿勢,只是他的背后并沒有椅背,只有兩根交叉的鋼管支撐只背部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雙腿分開,身體被抬高,著力點從懸空的臀部分散到背部,讓秦淮沒有那么吃力,但下體整個暴露在祁天連的眼中,仍讓秦淮羞憤地瞪著他。

            <em id="dllph"></em>
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th id="dllph"><em id="dllph"></em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
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dllph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dllph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dllph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dllph"><sub id="dllph"><track id="dllph"></track></sub></rp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dllph"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美国男人操曰本女人的逼